本文來源:物聯傳媒

本文作者:飛鳥

最晚到23點59分,沒有從前海云平臺中完成數據備份和系統遷移的企業,可能會遭遇數據損失的困境。

因為根據該平臺7月2日在官網首頁發布的公告,自8月31日0點起,前海云平臺將正式停止提供服務,為它短暫的“一年運營期”畫上并不完美的句號。

根據停服公告,前海云平臺由深圳市前海服務集團(原名:前??苿撏犊毓捎邢薰?投資建設,于2020年5月正式上線運行,服務內容包括有人才服務、智慧停車、云直播、咨詢服務等,其中最重要的是為前海片區科創企業提供云服務,降低中小企業的上云和用云成本。

在更早期的新聞稿中,指出了前海云主要定位是多云管理平臺,其“多云聯盟”組織下涵蓋了阿里云、華為云、騰訊云、AWS、Azure等知名云服務企業,以及前海云已經為100多家中小企業提供服務,幫助客戶在實際運營中降本增效。

但正如那句老話: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

數字化轉型時代,云計算成為了眾公司花錢投資的對象。

可即便有強如亞馬遜AWS那般直接為集團貢獻63.4% 利潤來源的頭號玩家,但若考慮政策變化、市場環境、競爭對手、集團資金實力、集團戰略方向等現實因素,很難說云計算業務就能走得一帆風順。

停服的例子比比皆是

在上一階段公有云廝殺的年代,我們曾羅列過不少失敗案例,他們失敗的原因大抵與公司基因、領導層的決策、選擇的戰略方向有所關系。

2015年10月,惠普宣布關閉Helion公有云服務,表示該賽道過于擁擠;

2016年2月,Verizon宣布將企業云計算以及托管服務出售給IBM;

2016年12月,思科宣布關閉公有云服務;

2017年4月,VMware宣布將vCloud Air業務出售,退出公有云市場;

2017年12月,萬達網絡科技集團業務全停,公有云部門解散;

2020年,美團云發布公告稱因業務調整,停止公有云服務。

到后期在國內市場環境中,隨著近幾年國家大力推行數字化轉型,基于云產生的服務類型越發豐富,云辦公、云游戲、云手機、云電腦等業態不斷被推出。但很遺憾,在短短兩三年時間內,在這些領域也開始出現業務關停的案例。

上月22日,“華為云電腦”宣布將于2021年8月15日23點59分停止服務和運營,屆時用戶將無法登陸和使用華為云電腦,因此提醒用戶及時轉存云電腦中的所有數據,停服后原有數據將被永久刪除,不可恢復。

經查證,華為在 2018 年發布了面向終端消費者的云服務產品“華為云電腦”,用戶安裝這款 App 后,不需要購買傳統的PC硬件,可從手機或平板等“小終端”進入專屬的個人云端電腦,借此實現移動辦公、云手游等應用。

但現實是,由于網絡傳輸質量的受限,用戶對數據安全和隱私問題的擔憂,再加上定位面向消費者的套餐費用偏高等原因,華為云電腦業務始終鋪展不開。

這種狀態下,即便行業里還能看到阿里推出的云電腦“無影”,微軟推出的Windows 365云電腦,基于華為從硬件向軟件、云和服務轉型的新戰略,現在對于華為云電腦來說也到了歸一調整,重新出發的時候。

“國資云”事件,引發了行業多少擔憂?

如果說之前的云行業只是全身心關注企業上云紅利,偶爾因為企業戰略轉變或市場競爭導致業務失敗。那么在上周五那張截圖出來以后,一些潛在風險開始廣泛受到注意。

上周五,一份天津市8月12日發布的《關于加快推進國企上云工作完善國資云體系建設的實施方案》的內容截圖,迅速在云計算行業掀起了軒然大波。

如《實施方案》中所要求的,各企業需將已部署在第三方公有云平臺(如華為云、阿里云、騰訊云、沃云、天翼云、移動云等)的信息系統,續約到期日起2個月內全部遷移至國資云,原則上最遲應于2022年9月30日前全部遷移至國資云。并且即日起,不得再與第三方公有云平臺新簽、續簽云資源租用合同。

截止到目前,已經有業內不少專業人士對事件發表分析判斷。

例如公眾號尚儒客棧作者寧宇老師在撰寫的《撥開“國資云”的迷霧》末尾,表示了他的三點看法:1. 天津國資委發了一個有瑕疵內容的文件;2. 瑕疵內容是“國資云”利益方視角,官方未修正,有偶然性;3. 文件內容被券商獲取,截屏炒作。

關于國資云的來歷被廣泛闡明,一般是由各地國資委牽頭成立,希望通過建設統一管理平臺,推動國資國企數字化轉型,激發企業創新活力;另一方面,旨在保護國資國企的敏感數據要素,強化數據安全。

目前出臺國資云的地區機構,除天津國資委外,更早前還有浙江省國資委和四川國資委。

但不同的是,四川國資云和浙江國資云都已在一定程度上采用了阿里云等并不具有國資背景的廠商方案,天津國資委此次文件引起軒然大波的原因,不完全在于“國資云”這一新興概念的打響,更在于對第三方公有云平臺的直接排斥是否屬實?以及它究竟是意義甚微的個別案例,還是政策定調、大規模推廣前的放風試探?

結合上個月對滴滴啟動的大規模調查;我國第一部有關數據安全的專門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數據安全法》即將在9月1日起正式施行;以及政策約束足以令隔壁的教培行業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目前來看,國資云的這一問題可大也可小,大部分人還是只能給出很謹慎的回答。

不過,主流的趨勢是顯而易見的,主要在兩點:

上云促進數字化轉型是趨勢,加強企業數據安全也是趨勢。

至于國資云背景廠商是否即將獲得重大利好,第三方公有云廠商是否被迫份額溢出,就算短期內可能會呈現某種偏向,但考慮到云計算龐大的市場規模和正常的市場競爭規則,也能發現依然還有很多領域值得云玩家們大展拳腳。

如同Gartner研究副總裁Sid Nag曾表示的,超大規模提供商正在繼續通過建立分布式云和邊緣解決方案,將公有云的覆蓋范圍擴大到私人和本地地點,滿足企業數據主權、工作負載便攜性和網絡延遲方面的需求。

另外,雖然云市場將繼續增長,但企業決策者分散投資云IaaS和平臺即服務(PaaS)的時代正在過去,他們將著重關注能夠滿足其應用場景需求的技術,因此云服務提供商未來的機會將來自邊緣、5G、AI、安全等與云相鄰的技術市場的增長。

也就是說,無論經歷多少坎坷,在追風與跟熱點以外,希望我們都能堅守住這個市場里最核心與本質的驅動。

參考資料:

1. 寧宇,《撥開“國資云”的迷霧》

2. 云頭條,《前海云:停止服務》

3. 第一財經,《華為云電腦停止運營 高資費、網絡延遲成為行業發展掣肘》